Tuesday, February 21, 2006

這些我都很熟

這個地方看起來很熟悉
燈光
就是很
會演
還不屬於演技派
我很熟
像在很熟的地方

因為很熟
你可以說我在動
也可以說
沒有。
遠遠地
我看到一群
或者因為很熟
我看出是:人
有女,有男
他們衣服非常濃稠

濃稠的棕色馬路
開向黑
上面有汽車在跑

「這些我都很熟,」

什麼都在動我的咳嗽糖漿
那麼濃所以我喉嚨動個不停
他們的衣服稠極了
上面有行人溜冰
玩具折斷在冰層裡
我喝下去後
大家都熟了本來也應該這樣最後
數到最後只有
其實也不用數
就是紅綠燈只有
紅綠
燈動
上帝和魔鬼下棋
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更慘
永恆使一切熟到不行
上帝不動魔鬼也不動不過我們對他們不太熟(當然永遠有人不熟裝熟,對這個我們簡直熟極而:流:)
所以囉是我們想像他們在飛
飛過我們太熟的程式
我是說程式
「城市」,如果你想要這個也可以

這些我都很熟
這件我也很熟我想我一定穿過
你可以說我再
也可以說
不再。
你可以說你認識我
也可以說不
加加
減減
不加不減
我們愛過……
他傳授咒語:「不是二」
不是二。不是二
不是二
不是


我騎腳踏車穿過冰層找
陌生的巷子偷拍陌生人
我在偷
那個偷被稱作
「決定性瞬間」
我決定陌生人生的程度熟的程度
「你要幾分熟呢」
不自然的自然程度我決定他是二
她是二
我念咒念咒
你想我對光線的判斷有那麼快?
你有多快
那個偷被稱作
「決定性瞬間」
有時我覺得是我們腦子裡的快照卡住
一種腦部微型手術,我們很熟
它正要被發明出來
玩具折斷在冰層裡


好熟的聲音不是?

我笑……我回頭……
我忍住……

「你!寫完了沒?
不管你!我要關燈啦。」

4 Comments:

At 5:15 AM, Anonymous 冰夕 said...

好強烈"這些我都很熟"
又搶眼
閱者印象的自我巡梭裡...

/我們愛過……
 他傳授咒語:「不是二」
 不是二。不是二
 不是二
 不是
 二/

 
At 9:09 AM, Anonymous Elea said...

確實是有那麼快啊。只是往往瞬間決定之後,

「光的裡面常常是一個空值」。



我還沒寫完啦。呵。

 
At 3:19 AM, Blogger amang said...

冰夕
這個咒語雖然大家都用過但提出來的是
奧修,當他解釋信心銘時

BTW要不要來響應徵詩?

elea
誰都沒有寫完啦.呵

你還在浪費電喲

 
At 1:52 PM, Blogger eL said...

《向湖道歉》

湖,我比你湿

我经历湿,知道湿是

不干,是你不知道

其实也经历不到

但我告诉你

湖,你也不会认为自己

干。因为你湿,干是

不湿,是我经验里的

缺水,是你没想过的,你

也不去想,其实想来干

嘛,湖

风吹的原因只有一个

即,风在吹。涟漪

是表面的波动,我了解

我的经历

但湖,你不知道自己,

不用知道,也不会知道自己

在动。这点我倒一点也不想

瞒你,也没什么

好瞒

的。

湖,是湖。在改变

在经历事件与时间的

是词句是我。湖,向你道歉

因为接受道歉这事,你也

不会。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