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5, 2005

20051214  雲水

應該有雨。我的浴室披掛雨衣,陽台斜靠傘,櫃子裡雨鞋明明擺著
水龍頭還沒打開
但浴室地板警戒
應該有捉摸不定的雨――為什麼我老是
你老是,掉傘
往不同的地方
和不同的傘會面,分開
剛買的傘有幾天是好的,另幾天我撐著十分壞的傘在街上走
你也拿過更壞的傘
在好好的雨,沒有破洞的雨下面
捉  摸  不  定
終於還是進到一個洞裡

更多你在晴天買傘或雨天買傘?
兩個你看起來都羅曼蒂克
兩個你看起來都現實
兩個你都要從口袋裡掏出來

兩個你,我願意和誰一起爬
……星期天爬山時雨衣把我葫蘆悶壞
我脫下雨衣雨水真令人涼快

一下子來到一小片山
猶豫不決終於果決的坡
有傘擱淺著,全身完好只是把手不見,
把手往往沉甸甸的,上面擱著把和手
令人吃驚。應該有
捉摸不定的把手,使我們感到安全―――基於相對論或蝴蝶
或鍛鍊的需要
現在
這「把」傘很輕
它居然沒有飛

應該它,飛過
我看過好幾部電影裡放慢速度擦拭鏡頭紅疼疼的傘
飛的時候水彩模糊但顏色清晰

沒有人的傘不可謂不美。

脫離工廠,脫離把它造出來的目的

這樣也脫離我的雨
剛開始我不過打了一個噴嚏
應該只有一個但過敏
流動蕩漾開去……
……
小白鵝脖子柔軟…………


1 Comments:

At 6:19 PM, Anonymous 阿鏡 said...

讀妳的詩我是很想
笑的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