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4, 2005

20051213  沸水


沸水。從隔壁公寓流向我所在。我的腳踩在詩集上面。誰的詩集。今天輪值的詩人是Tsvetayeva
我還沒找到她。沸水撲向我,從那間一週前她驚歎:他們家好美!為什麼我家這麼舊?現在美變成一鍋沸水

是不是禮讚,現代的禮讚
更多採取意外的方式?

永恆,並不需要文學
文學主要給另外的東西服務
比如愛,情,
生命,
如果它看似永恆,有時還必須發動攻擊
擊打我們鈍器一般的心
鑽取原油那樣取出骨髓裡的美感
這就是隔壁油鍋傳來的訊息,沸沸揚揚
三個工人繞著鍋沿翻攪

儘管跋涉過十幾首,我還沒找到我的Tsvetayeva,即連她莫斯科的雪都沒有觸碰,撲天蓋地的面紗……有時我看見風中一根髮絲,漫游似的,一伸手,那髮絲就藉著彈簧彈高去,發射瞬間閃光,又飄開好一段距離……她說,我們不會懂她為什麼搬運這些嚴肅沉重的字句,當她手中的煙裊裊繞繞,拋出空氣的救生圈

我縮回我的腳,把身體縮進趕來救援的古典樂,從來是激情,濃得化不開的古典樂,昨天我花幾個小時挖好壕溝,現在縮回身體,半跪半臥,毛瑟槍歪歪斜斜醉倒膝上,在溝裡清理爪子,從來不知道為什麼弄髒的爪子


無法保持一貫整潔的爪子,嗯,值得寫點什麼


1 Comments:

At 8:40 AM, Anonymous 小普 said...

>>如果它看似永恆,有時還必須發動攻擊
擊打我們鈍器一般的心
鑽取原油那樣取出骨髓裡的美感


真好這裡有永恆的東西
我有時來這裡發動攻擊
因為期待妳新的骨髓裡的美感好久了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