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9, 2004

姊姊妹妹考古隊


X-ray Posted by Hello

有一天大家隨心所欲
討論到死人的性別分配,「到底男人死得多還是女人?」
有人說女人比較長壽……
有人說至少出土的男多於女,大抵因為男人
比較堅固,不易腐爛……

我的姊姊妹妹從此組織了考古隊,對考古界從未注意過的
「失落的環節」進行挖掘,其實就是要
挖掘死去很久的女人

我的姊姊妹妹真大膽,你知道嗎
從小我們都是被女鬼故事嚇大的
女鬼又淒厲,又恐怖
我的姊姊妹妹真大膽,又幽默
她們把這次行動命名為
「尋找母親的花園」

花朵容易腐爛,你知道
但是藉不容易腐爛的東西推論出
容易腐爛的東西
這就是考古

你也知道?

如果母親有閒蒔花養草
她會種什麼花
什麼花
通得過時間的強酸
向彎腰屈膝的考古隊
一群髒兮兮蜜蜂展示深藏的蜜
一縷幽香

我的姊姊妹妹既大膽,心胸又開闊
提出種種假設即使有人笑她們白日
見鬼她們深知考古的趣味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敞開心胸
朝地層挖掘
有一天,證據會說話
說的都好聽
都是人話



在翼論壇讀到 沈睿*为什么还没有伟大的女艺术家?林达~诺克琳的回答*及眾家姊妹跟帖,有感,塗鴉一手


Thursday, December 16, 2004

她不太容易放棄


pasmo Posted by Hello

眼睛找
眼睛

動物身上的動物

那是說,最有希望逃脫緝捕的
那是說,獵人的槍輕易找到靶
至此,她不太容易放棄

不過動物身上的動物
以光速運動著
頻繁的交通
使房間擁擠的不得了
透明的交通
使房間顯得空曠

她不太容易放棄
她只有一顆子彈

如果放下槍,玩一個遊戲
也是可以

有何不可呢

獵人現在不是:獵人

她凝視空無,輕鬆地
或試圖如此

很快地,她找到一個點
那是指,任何一個點
眼睛停留超過1秒,或10秒

有1隻眼睛
張開了

從這裡出發
接下來並不難
捉摸――動物――朝眼睛凸起或
凹下

靠近,遠離

很快地,她在房間找到
另一種

叫或叫不出名字
有什麼關係呢,現在
她不是在殺戮

她正在創造

造物主用創造物使自己溫暖起來
或試圖如此

筆記本上她寫:「關於創造的過程有多種可能
但確實是從
凝視
開始
…………
對此仍有懷疑的人可以找
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試一試」

獵人又把槍打開
取出子彈,放進口袋
整個過程熟練而迅速
一點也沒有中斷她的有趣的實驗


Saturday, December 04, 2004

私人田野調查筆記


basquiat-untitled Posted by Hello

--------------------------------------------------------
Topic: 植物
Keyword: 水花,棗樹,蒲公英,花椰菜,
土豆 /馬鈴薯,石榴,向日葵,無花果,
櫻桃,左手香
--------------------------------------------------------

***植物學***

二月
河床擴張;捲鬚蔓延
水開了

我們對植物的研究進入
田野的實地調查
「水花淤積的地方就是河床」
伸出綠手指,你朝河床邊畫
邊寫:
圓構成水
三角構成花
圓和三角互相滲透、組織、
淤積

二月,我們到沖積的田野採集


***別打我,看好你的院子***

別,別打我
我在你院子裡種下一棵棗樹
出於迫切的妄想,詩的需要
在你的棗樹之旁,相隔幾行
最近時,只隔了一個
俗字:

真是出於無奈。別打
我,我在想踐踏的棗樹旁
種第二棵棗樹,事出有因
因為園藝的需要――園丁
帶來了吊床


***讓蒲公英吻你***

起初是吻的黴菌。吻的蒲公英
在公路旅行。暴暴燥燥
跳房子

黃線白線
吱嘎吱嘎

背包裡鼓鼓盪盪孢子
鼓鼓盪盪飛盤吸鐵
躁極了,鬱極了
一遍花兩遍花
三遍花
四遍花
五遍花
全扮作公路強盜

踩住擋風玻璃
捉雨刷
朝它眉毛刻字

有一人突然醒來問下雪了嗎
天氣這樣熱。

黴菌這樣大而無當。
蒲公英甜不知恥。
那吻呢

是頭狀花繖形花
聚合花或變態花

「她們紛紛走來
穿著春天好看的鞋
為了甜不知恥地脫下?」

那吻呢

起初是吻的斑。吻的胎記。吻的痣。然後是吻的圍巾。吻的
金鬃毛。獅子座星團
吻的靈感

不斷駛過去
密度的瘟疫

然後是此生最遠的遠足。蒲公英
到達河邊汲水
把髒衣服全洗了


***給花椰菜和它的蠕動***

空氣停止打我   她打在
綠色淺白色深 從冰箱取出的

花椰菜
放鬆下垂的臀
從那兒空氣笑起來像施虐者   嘴角

陸續掉下


更小的花

陸續使花椰菜墜出形狀墜入
態度。
臀部小一些,暖一些

泡入涼水裡手掌微微發紅我觸到秘密
瓷青。小節小節連貫。
一端尖一端鈍。在浮力上
停止了蠕動。

有一天,花椰菜走出冬眠的山洞
走得像一個臀部    先緊張再放鬆

它的拖鞋卻留在
旅館櫃檯
像一條討厭的蟲
詢問著命運
關於被冬天放棄接著是不是被春天放棄
這可以讓人緊張成一把刀接著又軟下來
的大的秘密
浮力    使牠停止蠕動


而空氣呢轉身

打在一旁等待變黑的鍋子


***土豆***

海正在挖掘土豆
鋤頭鏗鏗地碰響
這粗魯的農夫
他用他的汗威脅太陽
這是十二月
他肌肉跳動,渾身汗臭
站著挖掘土豆

有一架飛機開過
一小滴晶瑩的汗劃過天際

小時候,兩個弄潮人
父親母親彎腰
揮舞鐮刀趕草下山
我在旁穿梭奔跑,收集昆蟲、音樂
如果一架飛機開過
我用呼吼牽住它,騰越山谷
這意外的玩伴
令我興奮,但歡樂的泉源
埋得更深
我不懂

藍或綠誰比誰寬,誰比誰
固執
它們佔有農夫的額頭
並因分不出勝負而閃爍凌利的
威脅
勝過所有月份。十二月,
現在海挖出一些土豆

鋤頭未停,掘入更深
鬆動沙子直到碰觸它們
睡熟而均勻
圓圓的肩膀
海挖出更多土豆

鏗鏗鏗鏗

土豆散在太陽下燒烤,發出――
我小時候就喜歡的香味


***石榴***

就好像說:「只有這個!」
我們的心臟包在肋骨圍拱裡

現在桌子那端
有三顆心說:「要,你就來取。」

皮椅長出雞皮疙瘩,像沙發

別怪它,它沒見過石榴樹呢
和掛滿心臟的血庫比起來,其他的就是肺癆病

走過樹下你按
按不到心跳哪幾乎要暈倒

而在救護車到不了的地方這棵樹
能立刻把你救醒――從偏僻的省份――

透過輸血或電擊

別問我試過沒有,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今天我上菜場了
她叫我買蔥,你看我找到什麼

好東西………………
你今天沒有覺得特別虛弱嗎

進門時我給她暗示,她沒聽懂
但她叫出了名字

「啊!石榴!」

這個病人!這位自私的植物黃熱病患者!

我縮小了,某種意義上
我正被心臟拖垮

它們聚在一起交談
我那顆悶騷的心像是得到了解藥

她看看我,我看看她

沙發看看桌子,桌子看看時鐘
時鐘看看門,門看看

門把…………


***向日葵***

我的房間走進了向日葵
帶刀傷的向日葵

它給我兩天的安慰
整整兩天

花粉灑在我的松木地板
黃的,白的

並把我的指頭,幾乎整隻含在嘴裡
它的口水黏黏搭搭

就像民間療法中那些治瘀傷的草藥

我用它堵住瘟疫


***無花果***

無花果打開我們看見罈裡醃漬著雨滴
密密麻麻皺摺
結繩記事
手工藝人已被更靈巧的手領走,幸好手藝還在
去年在特洛伊
大無花果樹使我們忘卻海倫和金蘋果
歷史的教訓好像神話
生有翅膀
樹上兩隻小鳥彷彿豐碩的果實
胖嘟嘟胸口起伏不定
風來時――或小腳踢蹬或拍撲羽毛――
光禿禿的樹枝便傳說過去的故事
百十個偉大手工藝人的戰爭
或手工藝人一兩百回
偉大的戰爭
馬背載走一批。車輪運走一批。
幸好手藝還在?
哦,對了,我們也看見屠城的木馬,很新
和書裡印的一模一樣,它的大肚子
能夠窩藏幾百名
復仇的遊客
過海關時我們行李通過X光嚴密檢查
但每個人肋骨夾帶
一只下著雨
到處旅行的
骨灰罈

無花果  無花果
無花果打開  把手伸入雨中



***櫻桃溝***

它太綠了我們並不認得
問路上打水回來的老人他搖出十根手指
說河谷兩岸,你們剛剛經過
和前面看不到盡頭的
全是呢
老人答得很隨意
好像這並沒啥了不起
肩挑滿滿的水一下子走遠
我很窘因為你才稱讚過我
現在我發現自己弄不清因果關係
櫻桃結果
還有櫻花
種種奇巧風景
造成偏見和幻象
多久了?
在櫻桃溝,一個冒牌植物學家的底細被揭穿:
火燒壞她的視覺神經
沒看見木柴沿路生長


***左手香***

有人慣用左手,有人慣用右手
但是很少人想過這個問題
比想過走路時到底左腳還是右腳先
跨出去的人還要少
怎麼,教授,您看看
這難道不是一個可以做論文的題目?
還有,我總是鬧不清
香究竟是具體?是抽象?

聽說從前有一個人追求鬍子
他終於變成 *大鬍子*
咦?如果「她」就不行
鬍子不愛她,不是不能
>>>是不夠
有一天大鬍子碰上 *麻煩*
或者說撞上
帶來麻煩的人
咚!掉出了這個:
(((睡覺的時候你把鬍子放在被子裡?被子外?)))
大鬍子乖乖把包袱扛回家
他熬夜照顧這個包袱
他甚至忘記照顧他的妻子
過去,現在,未來
或者三種雜交不管哪個妻
他凝視他的鬍子
他擺弄他的鬍子
他整夜做個不停
從頭到尾――從枕頭不平開始
到被褥凌散,鵝毛亂飛

怎麼,教授,您說他們幹嘛不轉寄這個笑話?
這個嘛,我了解,這個不流行了
還侵犯鬍子的 *天賦人權*
容易造成個人緊張家庭不合國家分裂世界大戰總之
我的意思是,教授,這個題目挺合適的
不怕缺乏典故、考據、鬥爭……
不過,唉,我說到哪兒去了

讓我們回來 *左手香*

停止到處嗅來嗅去
剛剛左手香迎面而來和我撞個滿懷
咚!它是綠色的
粉綠
粉綠粉綠的鬈髮粉軟粉軟
髮尾偽裝成波浪
它居然知道我狂愛海這樣
肉麻和我套近乎!
哦,這就是我碰上的可怕的大
麻煩?
咚?

我的心臟在左,沒錯,我又摸了一次,但是
為什麼我覺得心跳忽左忽右
有時候乾脆兩邊都有?

我是在 *一見鍾情*?
幽深巷弄裡的
老式咖啡店?

而且它長得不怎麼樣,老實說
還有一點醜
放在一大堆 *它們*中間
是看不出來有哪點特別

教授,您的茶涼了
我給您換新的吧

不,教授,您來的路上就有
您一定把它當路人了

我猜一開始是因為它名字取得巧
倔強,執抝
又硬又臭
忘都忘不了

當一個女孩指點給我
並採取它的一綹綠髮
從當中擠出汁來
塗在我的,兩隻,手
確切說,抹在兩手被蚊子親吻過的地方
女孩介紹了它
開始我們奇妙的因緣

慢慢的,我的皮膚不癢了
外面不紅不腫,但是在裡面
有一些顏色
和別的變化

嗯,我聞過了,到處聞過了
教授,您還沒告訴我
香是抽象?具體?

總之,我想我墜入情網了

不要勸我回頭,說人和植物
不可能!教授!
這是愛情哪!
就這麼簡單
我愛了

我們相愛

當左手香咬我耳朵告訴我它
名字的秘密
我笑壞了
天啊,天大的誤會

天大的誤會造就這一段良緣
俗話說【因緣天注定】
說得好!

您也覺得?教授?太好啦!
不,不必退回去
我們望前走吧
它等我――就在不遠的地方
讓我把它介紹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