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6, 2004

左手香


Plectranthus amboinicusPosted by Hello

有人慣用左手,有人慣用右手
但是很少人想過這個問題
比想過走路時到底左腳還是右腳先
跨出去的人還要少
怎麼,教授,您看看
這難道不是一個可以做論文的題目?
還有,我總是鬧不清
香究竟是具體?是抽象?
聽說從前有一個人追求鬍子
他終於變成 *大鬍子*
咦?如果「她」就不行
鬍子不愛她,不是不能
>>>是不夠
有一天大鬍子碰上 *麻煩*
或者說撞上
帶來麻煩的人
咚!掉出了這個:
(((睡覺的時候你把鬍子放在被子裡?被子外?)))
大鬍子乖乖把包袱扛回家
他熬夜照顧這個包袱
他甚至忘記照顧他的妻子
過去,現在,未來
或者三種雜交不管哪個妻
他凝視他的鬍子
他擺弄他的鬍子
他整夜做個不停
從頭到尾――從枕頭不平開始
到被褥凌散,鵝毛亂飛

怎麼,教授,您說他們幹嘛不轉寄這個笑話?
這個嘛,我了解,這個不流行了
還侵犯鬍子的 *天賦人權*
容易造成個人緊張家庭不合國家分裂世界大戰總之
我的意思是,教授,這個題目挺合適的
不怕缺乏典故、考據、鬥爭……
不過,唉,我說到哪兒去了

讓我們回來 *左手香*

停止到處嗅來嗅去
剛剛左手香迎面而來和我撞個滿懷
咚!它是綠色的
粉綠
粉綠粉綠的鬈髮粉軟粉軟
髮尾偽裝成波浪
它居然知道我狂愛海這樣
肉麻和我套近乎!
哦,這就是我碰上的可怕的大
麻煩?
咚?

我的心臟在左,沒錯,我又摸了一次,但是
為什麼我覺得心跳忽左忽右
有時候乾脆兩邊都有?

我是在 *一見鍾情*?
幽深巷弄裡的
老式咖啡店?

而且它長得不怎麼樣,老實說
還有一點醜
放在一大堆 *它們*中間
是看不出來有哪點特別

教授,您的茶涼了
我給您換新的吧

不,教授,您來的路上就有
您一定把它當路人了

我猜一開始是因為它名字取得巧
倔強,執抝
又硬又臭
忘都忘不了

當一個女孩指點給我
並採取它的一綹綠髮
從當中擠出汁來
塗在我的,兩隻,手
確切說,抹在兩手被蚊子親吻過的地方
女孩介紹了它
開始我們奇妙的因緣

慢慢的,我的皮膚不癢了
外面不紅不腫,但是在裡面
有一些顏色
和別的變化

嗯,我聞過了,到處聞過了
教授,您還沒告訴我
香是抽象?具體?

總之,我想我墜入情網了

不要勸我回頭,說人和植物
不可能!教授!
這是愛情哪!
就這麼簡單
我愛了
我們相愛

當左手香咬我耳朵告訴我它
名字的秘密
我笑壞了
天啊,天大的誤會

天大的誤會造就這一段良緣
俗話說【因緣天注定】
說得好!

您也覺得?教授?太好啦!
不,不必退回去
我們望前走吧
它等我――就在不遠的地方
讓我把它介紹給您

2 Comments:

At 1:44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圖片和標題配合得真棒,香味當場撲鼻而來。

--綠火

 
At 4:55 PM, Blogger Greta said...

我的左手
只為牽他的右手
我的右手
只為他摘下最美最香的
茉莉花
~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