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8, 2004

五天半,根據兵棋推演……


Military Computer Exercise Posted by Hello

五天半,根據兵棋推演
你們的軍隊可以攻佔我們的首都
我應當快活嗎
你呢
在無情激烈活生生
以國家規模為單位的想像中
我們只相隔五天半

奪取制空權後,你們的軍隊
大舉登陸,海峽不復存在
130小時後,我們的首都
經歷一場溫柔的殺戮
你也在其中嗎
我該向誰投降
610顆飛彈
有多少終於燒起來
掀啟珠簾踏入閨房
向對方熾烈告白
其他全身而退的是不是準備
去追求新人呢

我應當快活嗎

五天半後
解放軍解放了距離
拆掉阻隔我們的障礙物
你快活嗎

不必害怕有人陷害我們
指控我們「叛國」、「通敵」

我們會公開擁抱、親吻

多久呢

我們還會夢見彼此?

還會繼續使用藍色、黃色、紅色internet
感激並且讚美它們嗎?


Tuesday, November 16, 2004

左手香


Plectranthus amboinicusPosted by Hello

有人慣用左手,有人慣用右手
但是很少人想過這個問題
比想過走路時到底左腳還是右腳先
跨出去的人還要少
怎麼,教授,您看看
這難道不是一個可以做論文的題目?
還有,我總是鬧不清
香究竟是具體?是抽象?
聽說從前有一個人追求鬍子
他終於變成 *大鬍子*
咦?如果「她」就不行
鬍子不愛她,不是不能
>>>是不夠
有一天大鬍子碰上 *麻煩*
或者說撞上
帶來麻煩的人
咚!掉出了這個:
(((睡覺的時候你把鬍子放在被子裡?被子外?)))
大鬍子乖乖把包袱扛回家
他熬夜照顧這個包袱
他甚至忘記照顧他的妻子
過去,現在,未來
或者三種雜交不管哪個妻
他凝視他的鬍子
他擺弄他的鬍子
他整夜做個不停
從頭到尾――從枕頭不平開始
到被褥凌散,鵝毛亂飛

怎麼,教授,您說他們幹嘛不轉寄這個笑話?
這個嘛,我了解,這個不流行了
還侵犯鬍子的 *天賦人權*
容易造成個人緊張家庭不合國家分裂世界大戰總之
我的意思是,教授,這個題目挺合適的
不怕缺乏典故、考據、鬥爭……
不過,唉,我說到哪兒去了

讓我們回來 *左手香*

停止到處嗅來嗅去
剛剛左手香迎面而來和我撞個滿懷
咚!它是綠色的
粉綠
粉綠粉綠的鬈髮粉軟粉軟
髮尾偽裝成波浪
它居然知道我狂愛海這樣
肉麻和我套近乎!
哦,這就是我碰上的可怕的大
麻煩?
咚?

我的心臟在左,沒錯,我又摸了一次,但是
為什麼我覺得心跳忽左忽右
有時候乾脆兩邊都有?

我是在 *一見鍾情*?
幽深巷弄裡的
老式咖啡店?

而且它長得不怎麼樣,老實說
還有一點醜
放在一大堆 *它們*中間
是看不出來有哪點特別

教授,您的茶涼了
我給您換新的吧

不,教授,您來的路上就有
您一定把它當路人了

我猜一開始是因為它名字取得巧
倔強,執抝
又硬又臭
忘都忘不了

當一個女孩指點給我
並採取它的一綹綠髮
從當中擠出汁來
塗在我的,兩隻,手
確切說,抹在兩手被蚊子親吻過的地方
女孩介紹了它
開始我們奇妙的因緣

慢慢的,我的皮膚不癢了
外面不紅不腫,但是在裡面
有一些顏色
和別的變化

嗯,我聞過了,到處聞過了
教授,您還沒告訴我
香是抽象?具體?

總之,我想我墜入情網了

不要勸我回頭,說人和植物
不可能!教授!
這是愛情哪!
就這麼簡單
我愛了
我們相愛

當左手香咬我耳朵告訴我它
名字的秘密
我笑壞了
天啊,天大的誤會

天大的誤會造就這一段良緣
俗話說【因緣天注定】
說得好!

您也覺得?教授?太好啦!
不,不必退回去
我們望前走吧
它等我――就在不遠的地方
讓我把它介紹給您


Monday, November 15, 2004

20041101 / 證人


只有你掉了下去
在這座我們恰巧找到
不能再廢的
廢墟
不能再老的老房子
它的肉體破爛
更多光從外面洩漏進來
靈魂呢,它能用靈魂招魂?
我們來了,我們行走,或跳躍
在泥濘和流沙上面
你突然陷了進去
上半身還和我們一起
下半身已經隱沒,嵌入回憶
像一個沉溺,活生生的證人
掙扎搖擺
我們在你閃爍的證詞中尖叫
下面是河流
老房子懸空架在河上面
我們恐怖的重唱像蚊子突然刺穿
河流的貓眼,使貓的眼睛一瞬
在一瞬之後,我們看到了


它有九條性命

我們用尖叫和眼睛幫助
拔你出來
從你鑿開的洞
下方傳來貓叫
更多的光洩漏進來
到這座不再利用人工照明的屋子

「為什麼――
貓有九條命?」

「別傻了,
那不是真的!」

「為什麼只有他掉進去?」

「因為他……
是一個有過去的人……」

我們說,或者沒說這些話
我們讀,或者沒讀懂
廢墟門上的啟事:
「此處蚊子很多
出入請
馬上關門」
……我們離開
但是讓門開著


Thursday, November 11, 2004

一些發人深省的部落格建議


27. nobody likes poems. dont put your poems on your blog. not even if theyre incredible. especially if theyre incredible. odds are theyre not incredible. bad poems are funny sometimes though, so fine, put youd dumb poems on there. whatever.

更多......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04

在花園散步隨手寫下的


畫室的廁所有
第三者的氣味

你採取守

最好的姿勢

你沒有把秘密給人
還沒有

那些第三者
正在興建花園

你打算提供飲水肥料
夜間照明你打算
提供散步

用腳踢鬆土塊

這座花園估計能在下一季到達
神經毒氣的積極生產目標

作畫的時候我們消耗過度
而花園將補充它們

什麼都沒做的人有禍了
他犯了――純潔之罪――

我下一幅畫的主題

想像第一筆:筆
削開了並弄髒畫布

為什麼我蹲下來刨土
放出十條蚯蚓

如果你曾貼近地面觀察蚯蚓
如果你數過顏色的扭動

那幅畫我不畫月亮和太陽
我要畫上它們的勞作

還有第三者的源源不絕
星星在旋轉。。。

我們把撿來的花一個個牽到廁所喝水

在撿到它們的地方我們放上幾塊銅板幾張紙
為了紀念,命運的使者沿路
煞有介事地賣花

它們喝足了水,頭髮厚了
假如我就綻開雙手去捧臉,我感到世界變重了

這一端翹起來,我搖擺
無論怎樣搖擺

我的下下幅畫將要描繪搖擺

奇妙的和諧。你聽過這首
詠嘆調?

我擁抱了他的愛
他吻了我的。在廁所發生的事
也在別處發生

全部

都很美
否則美長什麼樣?

我剛剛查過字典,從玫瑰
鳶尾兩頁之間

一幅澆著水的蝴蝶插圖旁
找出了「花園」的定義